????钱月梅被沈小鱼照顾了一天,心境也慢慢的平复了,也不太可能说转变就转变,不过一天还算是安稳度过了。

????晚上沈小鱼回了房,缓了口气,她也没怎么伺候过人,伺候的好不好先不说,反正钱月梅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嫌弃的样子。

????红枣来上菜,看沈小鱼累得有些蔫儿了,就说:“我和春芬两人去就是了,你非要自己去。”

????“这不是找个机会就好好表现一下嘛,难道非要盼着人家死了我就能过得轻松了?”沈小鱼说道,怎么说也是秦怀瑾的娘,秦怀瑾也不是不护着她,实在是钱月梅太能瞎折腾,也不能全都让秦怀瑾一个人努力,她也得出点力才行。

????春芬说道:“还以为之前咱们和二夫人闹了不愉快,这位大夫人就会和你一条心呢。”谁想到钱月梅不怎么领情。

????沈小鱼苦笑:“和那个也没有啥关系,今儿没人再和你们指手画脚了吧?”

????红枣笑着:“自然没有,二夫人受了气,老爷也没有过来为难你,大家眼睛也不瞎,谁还赶来找咱们的麻烦?”

????沈小鱼点头,没事就行,自己的人就这么几个,怎么也要护着点。

????看着天黑了还没见秦怀瑾,沈小鱼就问:“人怎么还没有回来?”秦怀瑾很少晚归的,他也说刚去户部没有什么可以忙的事儿,应该也不至于这么忙。

????眼看着就要到了城内宵禁的时辰了,沈小鱼也着急了,想要出门去户部问一问,不过刚走到门口,秦怀瑾终于回来了。

????沈小鱼见人回来了,先松了口气,不过还是问:“怎么今日这样晚,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了。”

????秦怀瑾苦笑:“一下子忘了时间了,等回过神了,整个户部衙门都没谁了。”

????沈小鱼想了想,就说:“你身边是缺个跟着的人。”有个人跟着,也能提醒提醒,小事儿都能帮把手了。

????秦怀瑾点头:“倒也是,先进屋吧,外面冷。”

????沈小鱼先回屋,然后就让红枣去厨房准备饭菜。

????“今日还好吧?”秦怀瑾洗了洗手,然后从沈小鱼手中接过帕子。

????“还好,夫人也没有那么排斥我了。”沈小鱼说道,这就知足了。

????秦怀瑾吃过了饭,就和沈小鱼商量,还是给秦家置办宅子,这宅子虽说沈小鱼让大家随便住,不过他是男人,这些事情也总该他来做,没必要要把沈小鱼拉扯进来,弄得不清不楚。

????沈小鱼看秦怀瑾态度坚持,就说道:“那也成,你说得算,然后就起身要回房去。”

????“你干嘛去?”秦怀瑾问了一句。

????“买宅子总得要钱啊,我去拿钱去啊!”沈小鱼诧异的说道。

????秦怀瑾赶紧招呼沈小鱼先回来坐,说道:“不用拿钱!”

????沈小鱼纳闷:“不用钱?那宅子是大风刮来的啊?”说完还笑起来,笑到一半似乎是想起了什么,就连忙说:“你不会是这么快就要贪赃枉法了吧?这可不行,你才刚去户部,要人没人要势力没势力的,你要是敢干一点出格的事情,有的是人要把你捅出去的!”她是喜欢钱,但是有钱也要有命花,到时候罢官革职倒还算了,要是上头一怒直接砍了,她找谁说理去?

????秦怀瑾直接笑起来,说道:“我哪能!”沈小鱼能想到的这些他也想到了,自然不会越雷池半步,最起码也不是现在这个节骨眼。

????沈小鱼看秦怀瑾不是要捞偏门,就放心了,就问:“那你要怎么弄?”只要不作死,秦怀瑾干啥都行了。

????秦怀瑾说道:“让皇上赐下来就行了。”

????沈小鱼笑着: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!”满脸都是得意之色,她能得了赏赐给间宅子,那也是放弃了其他的东西才换来的。

????秦怀瑾笑着说道:“皇上想要充实国库,刚打完仗,南蛮虽然赔了不少东西,但是边境的民生要重建就得用钱来堆,皇上现在可是恨缺钱的!”

????沈小鱼一听:“你不是又想去扶贫了吧?”跑到穷乡僻壤山沟沟里头去?

????秦怀瑾摇头:“扶贫用不上我了,不过我能当皇上的摇钱树啊,只要差事办得好,皇上还是赏罚分明的。”

????“那你想怎么当摇钱树?”沈小鱼问道,这京都城的钱可不好赚的。

????“自然是世家!”秦怀瑾说道。

????沈小鱼赶紧摇摇头,京都城的豪商富人虽然多,但是有句话说的好,越有钱的人越抠门,尤其这个世家,想要让世家掏钱,那都是无利不起早的,哪能那么容易?!

????之前也有人想让世家嘴里吐出点东西,但是都没有什么好下场,沈小鱼觉得买个宅子而已,家里也不是没有钱,大不了就花光了再赚,没必要冒这样的风险啊!

????“我担心你出事。”沈小鱼表现出不太想让秦怀瑾去的意思,直接反对,怕秦怀瑾不开心。

????秦怀瑾拉着沈小鱼的手说道:“你信我,我一定会成功的!”

????沈小鱼知道秦怀瑾的心情,最后一咬牙,就说:“行,那你去,真说有人害你,咱们就什么都不要了,离开京都城,走到哪都饿不死!”

????秦怀瑾笑着,沈小鱼这话明摆着还是不信他,不过他也不生气,毕竟自己一直以来做的事情也都不轻松,尤其这新的挑战越发的难,不过任何的顾虑,都可以靠成功来打倒。

????沈小鱼看天色也不早了,就让秦怀瑾赶紧睡下爱,想要出去拼搏,就得吃好睡好!

????第二天一早,沈小鱼先送秦怀瑾出门,然后又去钱月梅那照顾,钱月梅生病的第二天,她也终于见秦老爷来探望了。

????秦老爷进来坐了一会儿,钱月梅全程都闭着眼睛,看一眼都懒得看,最后秦老爷也说了几句嘘寒问暖的场面话,之后就尴尬的离开。

????沈小鱼心中叹气,想着他们两人曾经也有过郎情妾意吧,如今弄成这样让人唏嘘。看别人就是看自己,沈小鱼就想着现在秦怀瑾对自己的很关爱,可是她以后也会老的,色衰而爱驰也不是说说而已,若是等到有一天秦怀瑾嫌弃自己了,喜欢上更加年轻漂亮的,她又该怎么办?

????不过想归想,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,现在看着钱月梅闭上眼睛不想看世界的样子,总觉得,很是可怜。

????“夫人,中午咱们吃胡辣汤吧。”沈小鱼说道:“胡叔的胡辣汤做的很够味儿,喝一口,浑身都是暖的!”

????钱月梅听了睁眼,问道:“不是说不让乱吃吗?”她现在还忌着口呢。

????沈小鱼笑了笑,缓缓的说道:“夫人这是心病,吃什么,不吃什么,其实也都没有什么区别了,现在开心自在最好,夫人在深宅端着一辈子了,还要端多久呢?”开心和不开心有时候也都是自己给的,自己想让自己开心,是最容易的事情。

????钱月梅怔忡了良久,最后说:“那就吃胡辣汤吧。”然后就继续躺着,脸别过去,背对着沈小鱼。

????沈小鱼知道钱月梅现在内心是在动摇的,难为了自己一辈子,想要一下子解放,想想也不太可能。

????沈小鱼先去了厨房,胡叔正刚出锅的杏仁酥就被沈小鱼抄起来吃起来了。

????“厨房还算太平。”沈小鱼边吃边说。

????胡叔笑着:“有来唧唧歪歪的也都被我打出去了,我是沈宅的厨子,和她们姓秦也没个屁的关系!”

????沈小鱼笑着,直接拍着大腿就说道:“听着就是让人高兴啊!”胡叔年岁大眼界宽,凡事也是看得清楚明白!

????胡叔拿起烟袋锅在鞋底敲打了下,说道:“不过你这位准婆婆还不是问题,问题大的是那位二姨太啊!”

????沈小鱼何尝不知道呢,钱月梅就是事儿多点,脸虽然是冷得,但是好歹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和歪心眼儿,王秀烟就不一样了,看着不显山不露水,有什么事儿也都是拐弯抹角的,防都防不住!

????“反正他们也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,秦怀瑾说会置办别的房子安置他们。”沈小鱼说道:“不过秦老爷来了京都城,怎么也不见他去看看大公子呢?”秦怀沐貌似也从地方调回了京都城,不过具体现在是什么职位,她也一直没有关注,也不知道。

????胡叔知道秦家还有一位庶出的大公子,不过秦家的事情,他们这些人也不好多说,就说:“这事儿你也别问,人家要找也早就去找了,既然没找,指不定有啥事儿,你可别去触这个霉头!”

????沈小鱼觉得有道理,就说:“成,听胡叔的,不过中午咱们吃胡辣汤!”

????“能吃?”钱月梅这两天顿顿吃的都跟和尚一样,更别说是辛辣物了。

????“没事,做吧!”沈小鱼笑着说完就先走了,临走前还不忘再顺走一盘杏仁酥。

????中午钱月梅终于下地了,除了身上没什么力气以外,整个人也没有昨日那么难受了。

????桌上摆了胡辣汤,沈小鱼还特意让胡叔配了醋,这味道一融合,还挺冲鼻子,不过钱月梅闻了闻,发现还挺刺激食欲的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开天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txiaoshuo.com/book/98417/221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