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是奴婢们考虑不周!还望小公子息怒!奴婢们甘愿受罚!”

????她们没照顾好的可是老夫人,说再多也是无用的!

????倒不如主动领罚。

????“来人!把这两个奴婢拖出去,杖打三十!”

????杖打三十啊,一般下人犯个错,一二十就够受了,结果邹连城却开口三十...

????还是给两个弱小的丫头下的惩罚...只怕这两小丫鬟被杖打之后,还能不能下床了。

????若是不能下床,便成了无用之人,只能等着被逐出邹府!

????两个小丫鬟明白得很,立马加重磕头的程度,双双额头早已出了血。

????“小公子饶命!小公子饶命啊!”

????邹老爷也觉得邹连城开口有些重了,上前劝阻,“连城,你奶奶说一不二,这两奴婢身份低微,怎敢去清扰你奶奶坐禅呢?”

????这道理说都懂,可问题九在于这两个丫鬟倒霉,偏偏碰上了今日孙氏晕倒,真的是有苦说不出。

????邹连城哪管那么多,他只看事实,事实就是他敬爱的奶奶昏迷不醒,他需要找人解气!

????“爹爹,现在奶奶还没有个结果呢!不管怎么说,都是她二人的失职!”邹连城语气更凶了。

????两个丫鬟瑟瑟发抖,脑袋一片空白。

????正当邹连城发出下一道命令,洛流苏终于开门出来了。

????这便将所有人的注意和目光转向了他。

????邹连城先一步走过去,紧张地问:“我奶奶怎么样了!”

????“你奶奶已经没事了!”洛流苏没有回答,倒是萧九从后头走上来,抢先说道,并瞅了眼跪在地上满额磕痕的俩丫鬟,抽抽嘴角,“话说小公子,你奶奶不过是不幸晕倒,又不是出了什么大事,你不分青红皂白给侍候你奶奶的丫鬟下了那么重的惩罚,还让她们磕头出了血,你认为对你有好处,对你奶奶有好处吗?”

????方才外面的动静,萧九在里屋听得一清二楚,可是对邹连城的小题大做无语极了。

????这不是要逼死人丫鬟的节奏吗!

????本来邹老爷说的不无道理,整个邹府,老夫人要做的事情,谁敢阻止?谁敢打扰?

????俩丫鬟不过恪守本分,最后也是有些着急了担心出事才去看看。

????要说老人家年纪大了,干什么事情都该有人在旁边守着,在外面守着有什么用呢?

????邹连城没想到萧九会教唆他,有些不满,碍于这么多人,就留给萧九面子,只是面色不好的回应:“邹家丫鬟自有邹家人处置!”

????言外之意,其他人不要多管闲事!

????“你们处置啊,我不反对呢!我只不过提个建议,毕竟老人家健健康康的,你突然没事让府上见个血,不太好吧?”萧九耸耸肩摊手。

????这话一出,本是也有点信佛的邹夫人连忙上来拉住邹连城,是赞同萧九说的话,对邹连城好生道:“萧姑娘说的不错,奶奶身体安康,理应高兴。”

????“所以呢?所以这两奴婢就这样放过吗?!”邹连城还是不甘心。

????“跟两个丫鬟计较那么多干嘛?随便罚个几棍子就是咯!”萧九又言。

????邹连城此时此刻真的好烦萧九多话。

????洛流苏护着萧九,帮着道:“连城,凡事不要动大气。”

????这么多人意见一致,就他相反,邹连城还能说什么呢。

????他冷笑一声,甩开邹夫人拉着的手,“行,你们说的都对!本公子要进去看奶奶了!懒得理会你们!”

????话落,抬脚就进了屋。

????洛流苏拉着萧九让开一步,同其他人道:“可以进去了。”

????后,孙氏醒了。

????醒来后,孙氏没有追究两个丫鬟,并称是自己忘了时间,而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忽然晕倒。

????邹连城十分担心自己的奶奶日后又会发生同样的问题,于是乎强制要求孙氏再以后坐禅,必须有人在身旁守着。

????孙氏知道自己这个孙子是关心自己,倒没有介意太多,点头答应。

????以前不让人在旁守着,不过是怕别人不习惯那样的环境,也觉得没必要,就没有要求。

????现在看来,自己是真的年纪大了,需要服老了。

????......

????孙氏的问题解决后,萧九连忙逮住还没出去的邹连城。

????邹连城还对刚刚的事情有些耿耿于怀,不冷不热地哼了句:“干嘛?”

????萧九听得出邹连城口气里的不耐,同样‘切’了声,“找你能干嘛?我是干嘛的?咋,就刚刚我多说两句话,你一个大男人还记恨了啊!”

????邹连城不想回答这种无聊的问题。

????萧九也不打算去巴结人家什么,自己本本分分做事。

????“我问你,那个荆雨柔,可是你在育秀关系最好的女子?”萧九直截了当地问出来。

????邹连城敛敛眉,“你问她作甚?”

????“我问肯定有我问的道理啊!你别磨磨唧唧,如实回答!”

????邹连城蹩蹩嘴,反正不是什么说不得的问题,说就说吧。

????“算吧,小辣椒脾性和别的姑娘不一样,本公子和她相处比较自在些。”

????听言,萧九心里想说:怕是皮贱吧!

????“那我再问你,你对荆雨柔很了解吗?或者经常想找人姑娘玩?”萧九又问。

????“当然......”邹连城刚想回答,忽然感觉到意思不对劲。

????他皱了皱眉头,“喂,你该不会是是想为本公子和小辣椒说亲吧?!”

????萧九内心:看来你这皮贱的还不傻嘛!一听就听出来了!

????“怎么?你不喜欢人家?”萧九挑眉,故意问。

????“得了吧!就小辣椒那烈性子,谁娶她,家里还不闹翻天了嘛!”邹连城脱口而出。

????“那你什么意思啊?不喜欢人家却又总挑逗人家?那日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,人家好好要喝酒,你非得上去愚弄,差点惹人姑娘和你打架呢!嗯?”萧九才不信邹连城的口是心非。

????这么一问,邹连城当真不知道作何回答。

????组织了一下语言,最后强词夺理,“谁说这样就想和人家成亲了啊?!”

????“那小公子的意思就是故意玩弄人家未出阁的姑娘呗?怎么,堂堂县令的儿子,就是如此的作风?到处玩小姑娘?整日不正点?”萧九故意讥讽。

????这番话,邹连城当真不乐意听了,脸上渐渐浮出生气,哼道:“谁说的?!本公子才不是那样的人呢!”

????“那...还是说小公子害怕别人姑娘不喜欢你,所以才不好意思说出真心话?”

????萧九套话真的有一出是一出,情绪不稳的人,一般来说就给她套上了。

????这不,邹连城开始有点慌乱,他下意识动了动喉结,半天没能答上一句。

????萧九不着急,默默地看着他,等着他如何辩道。

????须臾,邹连城才吞吞吐吐回上:“本公子如此优秀,哪个姑娘不喜欢?都是本公子去选人家,还容得别人选本公子吗?!”

????这话说出来,不免有些狂妄。

????大概,邹连城的目的,只是想掩饰自己什么吧。

????萧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。

????“我看那荆雨柔可适合你了,你确定不要?不要的话,我自荐过去帮她顺便也挑一门亲事咯!”

????“就你还想给小辣椒挑亲事?可算了吧!小辣椒最不喜欢别人主导她的事情了!她要做什么,只有她想,她不想的,谁都不可能让她去主动的!”邹连城说出这些话,是那么的自信。

????好像荆雨柔就是另一个人,知根知底一般。

????萧九双手负后,在邹连城身旁转了圈,审视了一圈。

????邹连城不自在,心虚地吼了句:“你这样看着本公子干什么?!”

????“看你继续编违心话呀!”萧九歪头一笑。

????“本公子才...才没有呢!”邹连城不与萧九对视。

????“行,你没有,那我不管啦!我就去毛遂自荐,看看能不能先帮荆小姐说门亲事咯!”

????“说就说,本公子才不稀罕!”话落,邹连城赌气般直接离开。

????萧九看着邹连城不自在的背影,忍不住笑出声。

????*

????翌日,萧九故意当着邹连城的面出了府。

????结果,邹连城还跟踪了上去。

????萧九似乎知晓邹连城会跟踪她,于是乎故意走向荆府的道路。

????后,还真的进了荆府。

????后边的邹连城见情,咬牙,一拳头打在石狮上。

????萧九进了荆府,巧的是路上就碰见了荆雨柔。

????荆雨柔没想到萧九会进了自家府,皱了皱眉头,“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

????“荆小姐,上次你落下这个了。”萧九拿起一只香囊。

????这府自然随便不能进的,所以萧九是拿出了这个,并且指名道姓要亲自交还到荆雨柔手上,门卫才看着她放任。

????荆雨柔倒是没有注意那日还落下了一只香囊。

????“你回去看门吧。”荆雨柔叫走门卫。

????随后与萧九道:“你跟本小姐过来。”

????......

????聪明的荆雨柔,知道萧九过来,绝非只是来还香囊的。

????“有话就说。”

????其实从那日萧九送了酒,荆雨柔就一直记得她,也感觉此事没那么简单,或许萧九还会再来找她的。

????果真。

????萧九笑道:“荆小姐果真慧眼,我这点心思就被荆小姐看出来了呢!”

????萧九咳了咳嗓子,作势,开门见山,“其实今日而来,我是想与荆小姐谈谈婚事的。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开天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txiaoshuo.com/book/98506/161/